主页 > 休闲生活 >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发火,直到握上方向盘 >

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发火,直到握上方向盘

2020-07-16


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发火,直到握上方向盘

在行驶的道路上摇下车窗,吵到彼此脸红脖子粗,气氛激烈到好似双方马上要停下车打一架一样。如果开车的时候突然有车子插进来的话,一般人真的会气到怒髮冲冠。有些人平常不太容易发火,但只要一握到方向盘,就会冒出易怒的个性。一坐上驾驶座就无法调节怒火,对其他用路驾驶也是一种安全威胁,我们称这种症状为「路怒症」(road rage),这在都市里到处都很常见。

不久前,在韩国有件因插入别的车道失败,引爆驾驶激烈怒火被代称为「三节甩棍事件」引起社会广泛的关注。在高速公路上,对方不让出车道为由,而生气的男性驾驶,开车挡住对方车子后,手持三节甩棍地下了车。不断破口大骂,要求对方下车,对方驾驶吓到不敢乱动,该名男性驾驶就利用三节甩棍把对方驾驶座玻璃打破。说是因为气到不行才这幺做的三十几岁男性驾驶,只是个平凡的上班族而已。有些人会在高速公路上突然变换车道,再下车找碴;接着又故意急剎车,造成他人因连环车祸而死亡。也曾发生过因停车纠纷吵到最后,有人持空气枪杀害一对新婚夫妇的事件。

车子是随着我们的意志、我们想要的方式去移动的,就像是我们身体一样可自由自在地运行。当我们的车子在运行中遭受妨碍时,就会感觉到自己的自由被干涉了一样。我们对于他人侵犯我们私人领域的行为,总是相当敏感,而车子也是相当私人的空间。我们可以在车里尽情欣赏自己喜欢的音乐,可以尽情欢唱,也可以进行梳妆,不用在意别人。一般驾驶会认定车子行驶中的前方空间属于私人领域,因此当有人在没取得同意的情况下,将车子驶进来时,驾驶会感觉到私人领域被侵犯,并将对方视为入侵者,愤怒也会本能地涌上心头。

问题是我们该不该发洩出怒火呢?即使生气,只要三秒内看不到对方有任何反应的话,怒火就会慢慢减弱,但是能拥有三秒从容感的人并不多。都市里到处都有很多生气的驾驶在洩愤,可见要他们喘口气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只是在行车纠纷上,上班族每天在公司要面对不少无法调整愤怒的人们,大部分还是他们的职场上司。

那是个星期一早上,因为周末有个重要的记者座谈会,所以累积了一堆要做的事情……今天老闆的午餐时间有一场採访,罗海庆主任从一大早就在準备预测提问和回答而忙得不可开交。而隔天公司内部还要举办一个小活动,才刚一完成採访问答正準备要喘口气时,就接到部长打来的电话了。

「罗主任,明天活动企划案上交了吗?」

「啊,部长,因为您没有给我任何回覆,所以我还没有提交企划案。」

四天前,罗主任早已将活动的企划草案寄给部长了。她原本计画是收到部长的回覆后再呈交企划案,可是,部长却没有任何回覆。罗主任以为部长太忙,所以她打算今天下午再提醒他。

「罗主任妳疯了吗?活动就在明天了,还没提交企划案?脑子放哪了?真是连基本概念都没有。」部长大发雷霆地怒吼。

「妳週末不带脑子地玩疯了,是吧?罗主任,妳给我马上写悔过书,并一起把企划案放到我桌上!这次我绝不会放过妳,妳给我等着。」部长的声音渐渐变高,甚至语带威胁。

她之前待过的公司里,企划案只不过是走个形式而已,甚至还可以在活动结束后再提交企划案。可是这间公司不一样,必须在活动前提交企划案,并取得管理阶层的批示才可以进行工作。未能掌握工作进展这是她的错,但是从一大早就在準备採访事宜,根本就没有多余时间;再加上还要準备记者座谈会,她根本就忙不过来,这点部长应该比任何人都还要清楚才对。然而部长却对她喝斥些难听的话,让她内心的失落感油然而升。

「部长很抱歉,可是我上週已经寄给您了,不是吗?因为我没有收到部长的回信,所以……」

「罗主任,妳现在是在怪我啰?竟敢把责任踢给我!妳这是在哪学的啊!妳给我写辞呈,给我滚!」

一听到要她写辞呈,罗主任便大哭了:「部长,我不都说我做了吗?你干幺这样?你也知道我没有在玩啊!」

罗主任虽然也吼了回去,但是想说的话还是卡在喉咙里出不去。电话挂断后,罗主任跑到厕所里大哭痛哭。她不是因为连小失误都不包容的部长而感到伤心,而是因为她感觉自己好像成了出气的对象、发洩压力的道具,对自己的处境感到很伤心。一想到部长的脸就气到很激动、牙齿颤抖,而想到自己就心痛不已,但是自己却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解决。罗主任不知不觉中完成了企划案,把它放在了部长桌上。

这是美国演化生物学家大卫.巴瑞许(David P. Barash)在观察金鵰生态时的故事。他一接近位在峭壁上的鸟巢,金鵰妈妈就感受到孩子有危险,便马上露出脚爪朝他冲去。巴瑞许马上停止动作,盯着金鵰妈妈看,这时却发生了稀奇的事。金鵰妈妈发现自己没有赢的胜算便转移方向,朝刚好经过附近的鹪鹩群猛烈追去。把鹪鹩当成食物吃下去的话,对金鵰来说牠们实在太小只了,而且鹪鹩动作也很快,不是那幺容易就被捕获,所以金鵰妈妈朝牠们追去是没有意义的行为。牠这突如其来的行为只是一种情绪发洩,遇到比自己强的对手就没辄,取而代之只好欺负更弱的对象。

雄狒狒若是在与同龄层狒狒打架中落败,便会开始观察周遭,挑看起来较弱小的年轻雄狒狒欺负。接着,不爽的年轻雄狒狒会去打雌狒狒,被打了好几下的雌狒狒会把气出在年幼的狒狒身上,捏或是咬牠们,而这一连串的事是在十五秒内发生的。在动物社会里,发洩情绪在别的动物上是正常的事;人类也是一样,经常把好欺负的人当作是出气筒。

愤怒和发洩情绪一样,传递力很强,容易扩大、被扭曲。愤怒是由上往下传递开来,因为下面的人很难对上面的人发洩情绪。任何地方都存在着上下强弱的关係,怒气这种东西,具有从「强势」处往「弱势」处宣洩的特性。人类的情绪有着传染力,当我们看到别人幸福时,自己的心情会变好;看到别人生气时,自己也会不知觉地愤怒。幸福的情绪是缓缓地漫延开来,然而愤怒传递的速度却是非常快,没有任何一个情绪比愤怒要更快扩散开来。

最近兴盛的社群网路便担任着培养愤怒、扩散愤怒的温床,脸书或推特不再是单纯展现自己的地方,而转变成人们表达激愤、愤慨的地方。人们总是相对平静地解决悲伤,但当感到愤怒时,却经常激动地提起它,希望引起他人共鸣,这也是为什幺社群网路渐渐成为怒气的培养皿。

曾有韩国财阀因为自家空服员,未将夏威夷豆拆开来放在盘子里,而在机舱里大闹一番,甚至要求飞机飞回去,并要事务长下机的俗称「大韩航空坚果回航事件」。在这件事被揭露之后,透过社群网路的力量,「坚果回航」成为了资方横行的代名词。一两天内,社群网路到处充斥着许多篇文章和恶搞作品,不断扩散与产生愤怒。造成全球沸沸扬扬的「坚果回航」事件,恰好展现了愤怒透过社群网站散播出去的影响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