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休闲生活 >台湾的蒙藏族新住民 >

台湾的蒙藏族新住民

2020-06-24


台湾是个移民岛屿,从「唐山过台湾」、「罗汉脚」等谚语都反应出台湾艰辛的移民历程,也使台湾成为一个组成多元的开放社会,这样的趋势迄今未衰。

因台湾社会结构的改变,近年来移民台湾的新住民以联姻方式的台湾媳妇居多。根据内政部资料统计,2017年新住民人口已高达65万,更超越人口56万的原住民族,成为台湾第二大族群。像今年国庆大典主持人便由越南裔的台湾媳妇,新住民阮秋姮担纲,甚至国会中也有柬埔寨裔立法委员林丽蝉,总统府更邀越南裔胡清娴任国策顾问代表新住民发声。

若再加上成为长照主力与填补工地与渔船劳动力的东南亚移工,并观察台北车站「开斋节」的盛况,便能得知台湾民族结构已悄然改变,10年后更将有超过十分之一的新住民后裔成为「新台湾之子」。不过本文不在探究与新住民相关的经济或文化议题,仅想介绍较少获得关注的新住民:在台蒙藏族。

台湾的蒙藏族新住民

国民政府迁台后,俗称的外省人大举来台,除汉族外也有许多少数民族一同迁居,其中以蒙古族最多。根据蒙藏委员会1957年统计,在台蒙古族当时已达406名,在台藏族则有20名,并多半受政府照料,进入政府成为公务人员者比例甚高,同时也如同原住民族,于升学考试、国家考试上受到相应保障,逐渐融入台湾的大家庭中。

以在台蒙古族来说,由于随国民政府来台的蒙古族社会经济地位多半较好,在台湾的发展较佳,且1987年解严后入台的比例偏低,因此在台蒙古族属「资深」新住民居多。其中甚至包含藏传佛教中,蒙古地域两大呼图克图(喇嘛的最高职衔)之一,内蒙古藏传佛教第七世最高宗教领袖,即俗称的「章嘉活佛」。

由于章嘉活佛崇高的宗教地位与特殊的时空背景,国民政府仰仗章嘉活佛的影响力,礼遇其为「国师」,以竞逐中国佛教的领导与话语权,从而抬升在台蒙古族的地位,使蒙古族后裔也能人辈出,如知名诗人席慕蓉老师与日前过世的资深艺人,在当红戏剧《新白娘子传奇》中饰演法海一角的演员乾德门都是不为人知的在台蒙古族,在台蒙古族目前也繁衍至近500人左右。

不过随着章嘉活佛于1957年圆寂,原本须遵循藏传佛教传统,寻找下一世转世灵童继位,以承袭衣钵。章嘉活佛却留下待「反攻大陆」方才转世的「传说」,使得在台最高活佛系统嘎然而止。除了台北市青田街「蒙藏文化中心」下「蒙藏文化馆」的「章嘉大师纪念堂」与北投的「章嘉活佛舍利塔」外,仅剩下在各行各业发光发热却低调行事的在台蒙古族。

至于在台藏族,虽与蒙古族因多半同属藏传佛教信仰产生联繫,发展却大相逕庭,不同于国共内战后随国民政府迁台,在台藏族多半是第十四世达赖喇嘛于1959年流亡印度,藏区藏族追随其后,翻越喜马拉雅山至印度,都已是印度流亡藏人第二、三代,苦于在印度无法取得身分,见台湾经济蓬勃发展且解严后才辗转来台成为在台藏族新住民,聚居地以台北、新北、桃园为主,目前人数也达近600人之多。

不过因为在台藏族原先于印度便属经济地位较为艰困的流亡藏人,虽能凭藉着乐天的民族性与虔诚的宗教信仰生活寄託心灵,但来台后仍受限于语言、教育程度、生活习惯等隔阂,能从事的工作选择有限。于工地打零工,贫病交加者有之,但若与印度、西藏等地有联繫,透过从事藏传佛教佛具或开设藏族特色餐厅营生,生活宽裕者亦有之。

达赖喇嘛与西藏流亡政府对在台藏族的规划也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也有部分在台藏族因欧美等地更为友善的难民法规,寻方设法赴欧美依亲。但就整体来说,在台藏族新住民发展的差距较为悬殊,最近引起关注的是以藏族血统登上国庆观礼台,后来转战演艺圈的美少女蔡瑞雪。

台湾的蒙藏族新住民

不管如何,在台蒙藏族新住民都以其藏传佛教信仰与蒙藏族歌舞饮食等风俗构筑出独特的的文化,也都成为海纳百川的台湾文化瑰宝,在在加深台湾软实力的底蕴。

此外,正如东南亚裔新住民的新台湾之子有机会参与东南亚的经济发展,成为台湾「新南向政策」的先天基础之一,蒙藏族新住民也能在台湾国际贸易上有所贡献,如蒙古族新住民仍有不少精通台湾人罕有学习的蒙古语,可与不大通中、英语的蒙古国企业接洽,有机会与台湾经贸形成互补双赢的局面。

在台藏族更是进入印度市场最好的切入口,流亡藏人于印度近60年的岁月,南北印度皆有聚居地,并构筑属于自身的联络网。藉由在台藏族与印度流亡藏人,甚至是印度人的人际网络,应也可成为打开印度市场的利基,成为「新南向政策」开拓市场的另一把钥匙。

多元包容的台湾社会,除了是东亚民主自由人权的灯塔外,善用新住民与生俱来的人力资源优势也能兼得经济果实,如此鱼水相帮,才是壮大台湾的长远之道。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