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壹生活 >自己的人生,自己掌舵 >

自己的人生,自己掌舵

2020-08-01


自己的人生,自己掌舵

新鲜人的工作抉择

一名优秀的研究生应徵上多家金融企业的职缺,由于不知该如何取捨,当得知我曾在金融业待过,于是跑来徵询我的意见。

在回答问题之前,我问他最喜欢哪一间公司。他说不太确定,并坦承:「说实在,拿到这些工作机会,我的心情反而变得很複杂。我应该开心才对,同学哪个不是巴望着进这些公司!」

于是我问他,为何想进入金融业工作。

他表示:「我打算先在这行工作个几年。因为我还背着很重的助学贷款,也不忍看到父母终其一生都在为金钱打拚。这些工作可以减轻家里的负担。」

后来我问他对金融业有没有热情,他连想都没想就马上回答:「没有。」

「那幺这些职位的工作内容你有没有兴趣呢?」

他回答:「我不是很确定,但我想恐怕也是『没有』吧!」

接着,我问了一个再明白不过的问题:「那幺,既然你对这个领域没兴趣,又不喜欢面对这些职位每天要做的事,你确定这个行业适合你吗?」

他开始沉默不语。

他承认自己在企业校园徵才期间只应徵那些热门职缺。除了考量薪水与分红,他还提到朋友的看法,大家认为在金融业工作很酷,而且挤破头想争得这些工作。在我听来,他彷彿努力想要说服自己。

职涯中期:进退两难的窘境

隔天,一位四十一岁的业务经理从中西部跑来波士顿找我,是我们一名共同朋友牵线的。几句寒暄后,他关上门,坐回沙发,开始倾吐心事:「我想我现在麻烦大了!」

「什幺样的麻烦?」

「我想我遇到了瓶颈。我犯了一些满严重的错误。」

「什幺样的错误呢?」

「唉,我也不知该从何讲起。整体来说,我的确过得相当不错。父母、家人和朋友都认为我颇有成就,许多人也都非常羡慕我成功的事业。我拥有令人称羡的妻子以及三个孩子,有一栋漂亮房子,银行存款充裕。我们不乱花钱,也杜绝不必要的开销。我努力存钱,设法供给三个孩子一路唸到大学,并足以让我在六十五岁或七十岁时退休。」

「听起来很好呀!问题出在哪里呢?」

他迟疑了一会儿才接着说:「我在想,这样占用你的时间实在不应该,而且可能根本就没出问题,只是⋯⋯我对自己的感觉不太好而已。我不确定自己到底成就了什幺,也感受不到一丝满足。这不是应该会有的吗?我不再有活力去销售公司产品,我想我的表现变差了。我以为自己的事业到了这个时间点,应该正值颠峰时期,照理说我对工作应该充满着热情,但却不是如此。我若是现在转换跑道,改做更适合我的工作,会不会太迟?这就是所谓的职涯中年危机吗?难道成功的感觉就是这样吗?」

他提到了一个神奇的词:「成功」,但成功究竟是什幺?成功的滋味又当如何呢?

我请他多聊聊自己的人生,还有他是怎幺找到目前的工作。在这份工作里,哪些是他喜欢做的,哪些又是他讨厌的呢?我询问他的长处、弱点以及热爱的事物。这些问题他从未仔细想过,不过后来也认为日后应该多花点心思去探索。我们也谈论到成功对他「个人」的意义,而不是对家人、朋友或周遭其他人的意义。

他曾跟谁讨论过这些问题吗?他的回答是:「谁都没有。」

他却斩钉截铁地回答:「我那些朋友不会懂的,有些人私底下可能还会因为我出问题而幸灾乐祸。我也不想跟妻子或亲人谈,怕会造成他们的心理压力、担心我不比从前,我不希望他们这样想。至于我的姐妹经济状况并不太好,我不觉得她们会多同情我,搞不好还会说我想太多,只是无病呻吟罢了。」

你的「成功」由谁定义?

过去二十五年打从我开始做管理工作以来,这类对话都没停过。三不五时就会有同事或客户跑来找我,关上门,开始吐露心事:「从各方面来看,我一切都很好,但就是哪里不对劲,跟我原先想像的就是不一样。我以为我的成就应该更大,登上颠峰、站稳脚步。我以为我会更快乐,但其实一点也不开心。」多数人来找我谈话时压力已濒临边缘,自己即将高升却不知所措,有的刚好相反,因为事业开始走下坡而惶恐不已。

他们多半表示:「我想要更高的成就。我觉得自己的能力够强,应该不只如此。我不想日后跟孙子说,爷爷一生的岁月全都耗在承办业务、赢得客户、赚进利润,说白了就是为五斗米折腰,图一份薪水罢了。」

这些人都有一个共通点:他们大多赫然发现,原来,金钱的动机不如他们以为的那般永恆、强烈。

我跟他们一样,从小就被灌输赚大钱与事业杰出会让我们更幸福。然而,许多与我谈话的人儘管拥有一定程度的物质成就,或者拥有人人称羡的专业头衔,他们依旧感到十分空虚。

他们到底欠缺了什幺?我是不是也欠缺这样东西?我在思考事业与人生时是不是疏忽了哪些地方?

你的「人生基準点」由谁设定?

自小我的父母就不断强调要力争上游、出人头地。他们告诉我:「你应该成为一名专业人士,医生、牙医、律师都是很棒的行业。牙齿矫正师也不错!」

我的父母理所当然地认为,专业地位能够让我生活过得比他们更好。我们多数人都是家庭形塑出来的产物,不仅如此,我们还深受流行文化里社会準则的影响。

求学期间我定期接受评量、测试、分级,前二十二年的岁月,彷彿一天到晚都有考不完的试,用成绩分出自己与同侪间的高下。那种感觉实在不好受!渐渐地,我将这些标準内化成自己的,并开始相信,这些学业指标与优异成绩将决定我上哪一间大学、以及大学毕业后能找到什幺样的工作。当时我认为,反正到最后一定有办法全心追求梦想、看清楚自己是谁。不过,换做是现在的我,我应该会在攀登下个阶梯前,先把已经做的事情闯出一番成绩再说。

后来面临工作与事业抉择之际,我徵询父母与朋友的意见。由于我对各行各业的工作内容并不十分清楚,也不确定自己想从事哪一行,于是最后选择一个大家梦寐以求的工作。我认为,既然是其他人挤破头想要的,想必值得去争取看看。等实际进入公司,我埋头努力把事情做好,追求绩优的考核报告,争取升迁。

我想强调一个重点:大多数人在梦想成功情景时,向来被教导要先设定成就的基準点、标準以及里程碑。我们也被教导要戒慎恐惧关键指标达不到时所带来的耻辱。我们许多人一再被灌输要看重金钱、地位、头衔等显而易见的外在动机,而非打从心底激励自己的内在动机,例如追求使命的热情、智能获激发时的成就感、以及亲密的人际关係等因素。

自己的道路,自己掌舵

年轻时,许多人努力达成人生路上一个个目标、众人眼中的成就,却从未思索自己真正要什幺。在这段路途中,我们有时会停下来向善意的同侪、朋友与家人寻求帮忙或指引,了解脚步,该追求或避免哪些事物。然而,这些建议多半过于空泛,并非出于对我们个人深刻的了解,反倒是根据对方自身的经验、想追求的事物、以及他们对社会规範解读后所做出的建议。

所幸,有些年轻人在一开始就得到明智的引导与教导,找出自己的长处、弱点、热情与观照自我。有些人则是日后从他人身上学得这类洞察能力,对方可能是他们的精神导师或者关係深厚的亲友,愿意花时间了解他们。

到了职涯后期,重新选择也不算太晚,只是现有的成就让人陷入两难:拥有别人眼中美满的生活,却没能探索自己真正的潜能、没能追求自己热爱的事物与梦想。

这听来像你的处境吗?你是否觉得自己走在别人的道路上?若是这样,现在改变会不会太晚?

摘自《领导最好的自己》

Photo:Travis Wise, CC Licensed.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