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壹生活 >胜丼的深夜食堂 第2话:「猪肉煎饺」与冷战的张家父女 >

胜丼的深夜食堂 第2话:「猪肉煎饺」与冷战的张家父女

2020-07-31


诚挚邀请您在週四的深夜,掀开布帘,走进连胜丼猪排专卖店,品味一道菜、一个人,以及一则属于这座城市的小小故事。

每个礼拜总有两三天,晚上九点出头,在金融业工作、刚下班的张小姐会推门进来店里。张小姐的眼妆总是有些糊了,顺着细心装扮的眼影和睫毛膏,不难瞧见她带着血丝的双眼,年纪约莫在30岁左右吧。作为辛苦劳碌的小资女孩,在这个上班打卡制下班责任制的城市里从来不稀有,然而,真正让胜丼记得她的原因,不是那疲惫时仍友善的笑容,而是总请我劝劝张小姐的-张小姐的父亲。

张小姐的父亲是个国小老师,规划明年退休,辛苦了大半辈子,已準备开始享受人生,唯一的烦恼只剩下这个女儿;或许是当老师当久了,张爸爸一开口就不接受别人的插嘴,总是有条理的重複女儿和他的冷战,以及他对女儿想法的不理解。

胜丼听得出来,在所有的不理解背后,都是父亲捧在掌心那无法用言语传达的爱,以及属于张先生这个世代的,各种理所当然的价值观:

「叫她交男朋友她也不听,多讲几句就会怪我在大学时不准她交男朋友、不准她晚回家,可是念书就是要好好念书嘛!你说对不对?」张爸爸总是拉着我这幺说,而身为一个好听众,我自然是点头如捣蒜。

「常常听到她在抱怨薪水很低,啊我们以前一个月才六千多块捏!只要努力齁,撑几年不知不觉生活就会越来越好啦!」食堂里如果有其他的长辈,听到张爸爸这样讲,都会点头表示赞同,妙的是此时,店里的年轻人往往低下头去滑手机、或是皱起眉头沉默不语。

「很奇怪,小时候她多乖多听话,现在长大了就变的难沟通;跟她说大环境我们改变不了,别人的事情不要管那幺多,我有讲错吗?每次跟她讲就一个臭脸,好像我欠她甚幺一样,到底是交了甚幺坏朋友把她带坏的啊!唉……你虽然四十几岁了,可是你好像说自己是年轻人嘛,多劝劝她、多劝劝她!张爸爸都是为了她好!」张爸爸苦口婆心的说。

因为客人说的都是对的,所以总是凹我赞同他言论的张爸爸,让胜丼印象非常深刻。

相较于张爸爸,张小姐总是很安静,在意身材的她总是只点一份猪肉煎饺沾白醋当晚餐,有时候我会多煎一两个作为招待,她知道他爸爸跟我诉苦后连声抱歉,我们也渐渐越聊越多:

「谁喜欢每天一直加班赚那一点点的薪水呢?我的梦想也没有比较特别,也就只是希望可以存钱开一家咖啡厅、放自己想听的音乐、常常看到我的朋友,和他们聊天也聊咖啡,我甚至连室内设计的风格都想好了,像是北欧挪威风格的桌子……」

讲到梦想中的咖啡厅,张小姐就像个要去校外教学的孩子,语调充满快乐。

「但是我和我的每个朋友都知道,在台北实现这梦想真的很困难!而且我们和爸妈的关係都不好,大家都发现世代冲突越来越严重,我的痛苦你不认同,你的经验跟我的生活不符……更可怕的是这个Gap越来越严重之后,我发现跟我爸根本就无法沟通!」

胜丼发现只要张小姐讲了这些话,店里所有刚结束加班的年轻人也都会微微的点头,原来整个台北渐渐的有两种想法对立的人,连一个小小猪排店里,都可以感受到长辈与年轻人,彼此的不快乐。

「那……你希望我跟你爸爸说些甚幺吗?」除了猪排饭,胜丼甚幺也不会,我只好抓了抓头。

叹了一口,张小姐坚定的说:「我觉得我爸很难接受世界已经改变了,只有巨大的改变才能让他惊觉我们是对的。」

张小姐的坚定,反而让胜丼吐露了心中的无奈:「可是我们年轻人根本不可能让世界有巨大的改变嘛!我们的爸爸又不是美国总统或是中国总理。」

「是的,我们能做的真的很少……但放弃挣扎就只会被现实一直欺负下去!除了好好工作,至少年底的市长选举,我会把握难得的机会,好好做个决定,希望可以为台北带来巨大的改变,告诉我爸时代不同了!」

此话一出,只见坐在角落的西装帅哥阿飞点了点头,还轻轻的鼓掌,和张小姐交换了一个微笑。夜色低沉的台北大安区,是否有足够的巧合发生爱情故事呢?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张小姐一如往常,买了张爸爸也爱吃的猪肉煎饺回家让张爸爸当消夜,张爸爸喜欢沾酱油膏,张小姐喜欢沾白醋,那又如何呢?

真希望我也有一个为了改变爸爸,愿意努力改变世界的女儿啊。

更多的胜丼

胜丼的深夜食堂 第1话:经济系大学生二白的「经济鲁肉便当」

胜丼的深夜食堂 第2话:「猪肉煎饺」与冷战的张家父女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