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壹生活 >新水源法令21对7票通过 用地下水须执照付费 >

新水源法令21对7票通过 用地下水须执照付费

2020-07-13


新水源法令21对7票通过 用地下水须执照付费

马六甲州议会通过马六甲州政府提呈的2014水源法令,也就是说,日后凡是汲取沟水、河水、井水等地下水,都必须申请执照及付费,除了种植稻米。

这项法案今日在甲州州议会上,以21票对7票的绝大多数票通过。在两次的举手表决中,议会内7名反对党州议员一致反对,21名国阵州议员全部赞成。

马六甲首席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提呈此法案时指,甲州政府为了保护州内珍贵的水资源,因此立法以严惩污染及浪费水源者。

同时也为预防1991年甲州大旱灾重演,让甲州时刻拥有充足的水源。

这项法令是取代2002年的水源法令。议会上,由马接区州议员拿督赖明忠附议。同时议长拿督威拉奥斯曼限定由一名州议员进行法案辩论。

陈仲祥:抵触多项条文 新水源法令违宪

葛西浪区州议员陈仲祥进行法案辩论时直指,此法案在调查与执法等方面,多项条文与联邦宪法相抵触,应重新检讨,再寻求通过。

他说,若触犯此法案中的条文,最高罚款可从3万至30万令吉,坐牢5至7年。而此法案第73条文中指定,有关案件要由推事庭审理。

“可是一般上,推事庭只能审理罚款最高5万令吉,坐牢不超过5年的案件;而我国宪法第121条文指,联邦法律可授权予推事庭审理更高刑罚的案件,问题是,此法案是州政府制定,并非是联邦政府法律,所以州议会今天通过一个看起来可罚款最高至30万,可坐牢5至7年的法案,却将之指定在推事庭审理,与宪法有所抵触的。州政府到底要得到什幺?可能会两头不到岸。”

此外,他说,此法案第28条指,若州政府官员欲检视一块土地是否需要进行水源保护,只需给予地主书面通知,若有关地主没有回予书面表过反对立场,则被视为同意有关官员进入有关土地进行检视工作。

沉默不表示赞同

他说,这一点也是抵触现有的法律。在法律上,沉默并不表示赞同。

政府官员若有必要进入有关土地,必须获得有关地主的书面同意,若遭拒,政府官员应该向法庭申请庭令,说明必须进入这块土地范围的原因,取得庭令后,才能逼使地主让步。而非反过来,将责任推给地主,要求地主主动表明反对立场。

起诉程序出错不影响审讯? 条文违反人权

陈仲祥说,法案中的条文也指,若州政府在起诉程序上出差错,例如通知信名字、地址或内容出错,都不会影响案件审讯。

他说,这项条文明显已违反人权。

他说,法案条文中针对农业地被限制使用5立方米的地下水,可是同一条文,国文版及英文版的说法各异,国文版是指“任何时候”(bila-bila masa)只能使用5立方米的地下水,而英文版的则注明一天内只能使用5立方米的地下水。

他说,条文中也没有说明这5立方米适用于多大的土地,是否1亩、10亩或100亩都只能使用5立方米的地下水?此外,也没有清楚交待适用于何农业种类。

他说,在第10条文中指,只有种植稻米,可在无须付费的情况下使用地下水耕种。

“也就是说,其他农业,在使用地下水时,超过5立方米,就需要付费,包括菜农、养鱼等。”

他说,法案第12及19条文入赋予负责执行此法的局长豁免地下水资源使用者,免缴费的权力。他认为条文应该注明可被豁免者的条件,否则担心这项权力容易造成滥权事件。

依德利斯哈仑总结时感谢陈仲祥提供看法,并建议各界可提供修改此法案条文的意见,届时再由负责修改条文小组进行斟酌修改,让法案更趋完善。

吴良山:保护基本权益 甲火箭反对新法案

鲁容区州议员吴良山说,基于保护老百姓的基本权力与利益,甲州反对党反对2014年马六甲水源法案。

他在记者会上说,2014年马六甲水源法案牵涉的层面很广,反对党反对的理由此法案条文中有及多未详细阐明之处,届时一旦执法,老百姓恐将面对刁难。

同时负责执行此法的局长,在豁免使用者缴费的手续申请过程中,担心涉及贪污、人际关系、走后门的弊端。

他说,在第12条文中指,凡是在住家抽汲地下水源,作为家用或农业用途,只要获得负责执行此法的局长的豁免,就可不必提出执照申请以及不必付费。

他举例说,彭亨州政府的相关法令规定,在自家范围内的水井或所挖掘的地下水,自用以清洁用途,自动无需付费。

他说,甲州的水源法案却未详细阐明老百姓抽汲地下水作自用时可自动豁免。除非获得有关局长的豁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