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S壹生活 >1959庐山大戏大结局:李锐血海担干係少奇四两拨千斤 >

1959庐山大戏大结局:李锐血海担干係少奇四两拨千斤

2020-06-04


1959庐山大戏大结局:李锐血海担干係少奇四两拨千斤

四、李锐血海担干係,少奇四两拨千斤

唐僧西天取经历经九九八十一难,这是师徒四人的风水命数。

1959年的庐山会议既是彭黄张周“俱乐部”,也是“秀才们”的命中劫难。这一年田家英37岁,周小舟47岁,周惠41岁,李锐42岁。

李锐是党内民主派的一面旗帜,李锐所着《庐山会议实录》是一部中国共产党人的教科书。只要中国共产党还领导着中国,中国共产党人就都应该好好读读这本书,看看曾经的生存状态,看看曾经都干过些什幺?

儘管如此,当年的李锐还毕竟太年轻,毕竟是体制内的人。面对如此大阵仗,如此空前兇险的政治生态中,李锐的表现进退失据。

如何坚持真理?他缺乏“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必死的决心;

如何卖友求荣?他不是这样的人,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

如何保护朋友也保护自己?他没有足够的智商;

如何牺牲自己保护朋友?他同样也没有经验。

更为重要的是李锐也是血肉之躯,也有妻儿老小,也有身家性命。

这不是李锐的错,即使是彭德怀这样一身正气的元帅,即使是黄克诚这样从不说假话的大将,即使是张闻天这样的一位中共前主要领导人,谁也没有这个本领。更何况李锐,田家英、周小舟这样本质上是书生的人。

此前的李锐已经一错再错了。

先是在8月10日的第五小组会说了“斯大林晚年这话却不是我说的,黄克诚同志没有记错,肯定是我们三人中有人说了。”这就客观上逼迫了周小舟不得不认账。

站在道德的高度,李锐怎幺能这样说呢?有人或许会这样责备李锐。

那幺你认为李锐应该如何说呢?

难道李锐应该像无数革命先烈在敌人的法庭上大义凛然:“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头可断,血可流!你们要的‘密电码’,我决不会告诉你们的。”

可是,李锐不是在敌人的法庭上,而是在党的最高级别的会议上,放眼望去,全是领袖与同志,没有一个是敌人,李锐还能怎幺说?

当然,李锐还可以说:“是我说的,是我说的。共产党员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一人做事一人当。”

如果李锐这样说了,牺牲了自己,既保护了周小舟,也保护了田家英。

可是李锐还有一许残留的幻想,他不想就这样乾净彻底地牺牲了。

更重要的是因为他对伟大领袖的认识还远远的没有达到他后来的那种程度。此时的李锐同志的认识水平也就与田家英的那“三句话”差不多。

继而,在11日的会上李锐又突然来了立场大转弯,全盘认了账。

这就越发使得小舟加深了对李锐的不满,居然不管不顾的揭发了田家英的“三句话”。

周小舟又是什幺心态呢?难道他不知道“拔出萝蔔带出泥”吗?难道他也是经不住考验,卖友求存吗?

当然不是这样的。

考量周小舟在庐山会议上的整个表现,他是除彭德怀之外的另一个悲剧大英雄。他的下场悲惨超过了黄克诚、张闻天、也远远超过了李锐,而以田家英差不多。

小舟在庐山上以一句话“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毅然拒绝了毛的诱供。

毛曾在8月1日给周小舟送了一本书,随书附了一封信。信中说:“迷途知返,往哲是与,不远而复,先典攸高”。

喜欢送书,也是毛泽东的一大嗜好[注9]。送书的用意因人因事而宜,有时极简单,有时极玄妙。

毛泽东送小舟书的目的简单得赤裸裸,“迷途知返,不远而复”的意思就是“赶快投降,检查自己,揭发别人,还给你一个官儿做”,但周小舟却无动于衷。

毛泽东约周小舟谈了一个通宵,他对小舟说,只要他写一个检讨,起来揭发彭德怀,仍然可以回湖南工作。

站在毛的立场上也算是“动之于情,晓之以理”了;站在历史的角度上,毛的这一番话只能算是利益诱供,实在不光明。

小舟垂泪对毛言:“主席,我不能写这样的检讨,彭总的意见书中有很多材料是我告诉他的,是我们动员他找主席谈的。我以为以他的身份向主席谈可以起作用,他才写的,我怎幺能批彭总呢?”[注10]

毛苦口婆心,唇乾舌燥,浪费了一夜的表情,顿感失望,眼睛一闭,挥挥小手道:“你走吧!”其实就是“挥泪斩马谡”,不过他却没有像诸葛亮那样答应照顾他的家小。

这一走,二人从此再也没有面对面。

1966年12月25日,毛73岁生日,小舟在广州又一次受完了不堪凌辱的批斗后,晚上服用了大量安眠药,离开了人世,死时仅54岁。

周小舟为什幺要选择在毛泽东生日的那天自杀呢?这其实与田家英选择在毛泽东的藏书房里自杀的意义差不多。

至于李锐,如果没有他后续的表现,他在庐山会议上前面的表现很可能会被历史误解,事实上他也被他的老朋友周惠、老熟人吴冷西误解了。

所幸在最关键时刻,李锐来了一个大义凛然,也终于证明了他在庐山上的表现虽然有失措之举,但终究不是卖友求荣之徒。

面对着小舟的揭发,李锐这一回终于稳住了气息,站出来说:

“这三条意见是我自己的想法,跟田家英无关,大概是小舟听误会了,这完全由我负责。”[注11]

有谁认为李锐不光明?有谁认为李锐不磊落!谁说朝中无人是男儿?李锐就是铁骨铮铮一汉子。

虽然李锐这样说,又有谁相信呢?

但是,既然是你李锐自己承认了,那就先算在你李锐的头上再说。

于是群左们转向李锐,眼看着李锐就要被撕成碎片了,就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刘少奇出来保了李锐。

刘少奇说:李锐不是中央委员,他的问题另外解决。[注12]

轻轻一句话,四两拨千斤。横亘于李锐、田家英面前的万丈深渊被跳过了,

刘少奇当然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但他装得好,装得对。不仅李锐、田家英应该感谢他,最应该感谢他的应该还是毛泽东。

如果这“三句话”落实在田家英身上,家英固然是罪责难逃了。但是毛也就脸面扫地了。连你的秘书都这样编排你,可见你是一个什幺人。

所以毛泽东才会在周小舟的信上批示“挑拨我们与秀才的关係”,“秀才还是我们的人”,以此作了结论。毛在此之前自己也想清楚了,大小秀才们悉数起来编派自己终究是太无脸面的事。所以他“自知无趣找台阶”。

此前二日,即8月11日毛在八中全会上作长篇讲话,对彭德怀等作了系统的批判,同时也讲了要“保护秀才”。他说军事俱乐部那些人想把“秀才们”挖去,我看挖不去。“秀才”是我们的人,不是你们的人。既然话已至此,何不就将李锐一併保护下来呢?可是毛泽东话锋一转说“李锐不是秀才,是俱乐部的人”。虽然将陈伯达、胡乔木、田家英和吴冷西保护过了关,却将李锐一脚踢了开去,可见毛泽东对李锐之恨。恨从何处而来?还不就是因为这“三句话”吗!

庐山开完会回到北京后,田家英曾特地跟李锐通过一次电话,其中讲了这样一句话,“我们是道义之交。”这句话不幸被李锐的老婆范元甄听见,小范是红杏早出墙的延安大美女,早就与李锐同床异梦了,于是小范向上级作了彙报,几天之后,李锐家中的电话就被拆除了。

毛当然不会相信李锐的话,后来派人查过田家英与俱乐部的关係。事出有因,查无实据,不得不暂时算了。

但从此毛泽东对田家英就有了戒心,田家英则对毛泽东有了更深的不满与更大的畏惧。双方的心里都下了一把刀子,庐山会议前亲如父子的关係一去永不复。

[注1]附件8:胡鹏池《“上纲上线”的老祖宗》共识网2014-7-7

[注2]《庐山会议实录》增订本,河南人民出版社229页,“毛泽东8月11日讲话(论彭德怀及其俱乐部)”这一节。

毛泽东在8月11日大会上共讲了20个问题,前17条与彭德怀有关。第18条讲国内国际形势,第19条讲欢迎进步;第20条呼口号。

[注3]《庐山会议实录》“会外漫谈”这一节,32页

[注4]同上

[注5]董边等《毛泽东和他的秘书田家英》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年1月第一版141页

[注6][注13]董边等《毛泽东和他的秘书田家英》辽宁人民出版社2012年1月第一版93页

[注7]《庐山会议实录》“批评与检讨”这一节124-125页

[注8]附件9:胡鹏池:《一把手与二把手——周小舟与周惠》

[注9]附件10:胡鹏池:《毛泽东送书》碎考

[注10]《庐山会议实录》“批评与检讨”

[注11]《庐山会议实录》“批评与检讨”

[注12]《庐山会议实录》“批评与检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