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懂生活 >8年前被指幽会挨揍留后遗症‧男子妻离子散失健康 >

8年前被指幽会挨揍留后遗症‧男子妻离子散失健康

2020-08-12


8年前被指幽会挨揍留后遗症‧男子妻离子散失健康(吉隆坡15日讯)49岁巫裔男子哭诉,他在8年前因被大马宗教局(JAlS)怀疑与未婚妻幽会而被取缔,超过6名执法人员在逮捕行动中对他及未婚妻动粗,甚至以硬物砸破他的头,让他现在长期面对头痛及视力减退的后遗症,终日与止痛药为伍,失去工作能力。宗教局在事后因幽会罪证据不足而未进一步对他展开提控,但莫名其妙被殴的他心有不甘,而曾向警方报案,指控执法人员滥权。不过,他声称,警方未曾展开调查行动;他进而入稟沙亚南民事高庭向有关单位追讨生理与精神上的赔偿却也波折重重,事情过了8年,他依然无法为自己讨取应得的公道。促警捕涉嫌滥权官员他说,长期吃止痛药的结果,让他出现手抖的情况,再加上失业及情绪问题,让当初的未婚妻,也是现任妻子疑无法忍受而带着孩子离开他,到东马娘家生活。事主哈欣称,8年前的“冤情”不仅让他失去健康的身体,还饱受精神折磨。在人民之声(SUARAM)的安排下,哈欣与代表律师诺阿扎于週三召开记者会,促请警方尽速採取行动,逮捕6名涉嫌滥权的宗教局执法官。重述8年前的事故,哈欣满腹委屈,甚至流下男儿泪。他哭着说,凌晨,有人急速敲打他的家门,几名穿着宗教局外套的男子在没有出示证件或文件的情况下,要求打开铁门让他们入屋。“我当时在客厅睡觉,未婚妻在房里,凌晨3时许突然来了几个兇汉,基于安全理由,我根本不可能开门,结果他们透过铁门抓住我的手,我因为太痛了,就随手拿起扳手回击,要他们放手。”他指出,未婚妻当时吓得爬窗逃走,结果被执法官员逮捕,以手铐反扣在铁门上,这时刚好有两名警员走过,他见状只好开门,即被数名执法人员制伏。“他们不停对我拳打脚踢,说我没有教养,骂我为什幺不开门,还用硬物敲打我的头,再铐住我的手,及用水管绑住我的脚,把我带上车。”哈欣指出,当时的他浑身是血,嘴角也挂彩,混乱中他的头还敲到桌角。他说,较后被带往警局扣留24小时,在这期间根本没有人告诉他到底犯了什幺错,也没有人带他到医院验伤。(CD)宗教局不控幽会哈欣指出,事发时,他与未婚妻还有两週就要结婚,根本不可能构成幽会罪,而事后,宗教局也致函表示将停止对他与未婚妻的幽会罪指控。“我就这样白白被打了一顿,头部因此受到重创,让我过后的这几年都饱受煎熬。”哈欣称,后来获悉这起事故可能基于他与另一名住户的纠纷而引起,他当时是公寓的居协主席,与住户发生口角,后者因此向相识的宗教局官员举报他犯幽会罪。疑私人纠纷引起“这名住户之后向我坦承是他向宗教局举报,我不知他跟宗教局有什幺关係,他只是说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不久后,他就搬走了。”(CD)警安排认人后没下文哈欣声称,被警方扣留24小时获释后,他反报案,指控6名宗教局官员及两名警员滥权;但警局在事后曾安排他与未婚妻进行认人手续,之后就再也没有下文。指诉讼过程碰钉他等了一年多,都看不到警方有任何行动,而于2008年10月入稟沙亚南民事高庭,将大马宗教局、大马皇家警察、大马政府及6名宗教局执法官员共九造列为答辩人,向他们追讨超过100万令吉的赔偿。但在诉讼的路上,他处处碰壁,共换了3家律师行,其中因为大马皇家警察及宗教局先后向民事高庭提出撤控申请,让案件一再展延。从律师方面了解得知,大马皇家警察在申请撤控胜诉后,哈欣通过代表律师诺阿扎向上诉庭提出上诉;宗教局见状也跟着提出撤控申请,但高庭判其败诉,宗教局则到布城上诉庭提出上诉。哈欣说,案件若一拖再拖,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支付费用,也没有精力再跟这些政府单位耗下去。他希望藉由记者会与大众分享他的经历,不要再有下一个受害者出现。(CD)促设独委会查失责执法员大马人民之声执行董事叶瑞生谴责执法单位滥权及罔顾人权,促请政府尽快设立独立调查委员会,以便对失责的执法人员进行公正及公开透明的调查。他指出,哈欣等了8年都没办法为自己伸张正义,警方接到投报后到底有没有进行调查,宗教局是否有展开内部调查?根本没有人知道,这些执法单位必须向公众交代。“执法单位滥权的事件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政府必须制定更完善且符合人权的执法人员标准作业程序,同时严厉要求执法人员必须根据程序行事。”他相信,只有设立独立的调查委员会才有办法阻止执法人员滥权的事情一再发生。(CD)‧2014.10.15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