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化 >网路效应的最终格局:赢家通吃? >

网路效应的最终格局:赢家通吃?

2020-07-30


网路效应的最终格局:赢家通吃?

2014 年 9 月,在投资了共享经济公司 Sidecar 之后, Richard Brandson 宣布这个行业「还处在早期阶段,所以跟会其他许多的日用品经济一样,创新者还有可以提供很好客户体验的空间。」他还补充说自己不是把钱投到「赢家通吃的市场」。他认为会许多共享经济公司会生存下来并走向繁荣。然而,就在昨天,也就是他说这席话大概 15 个月之后, Sidecar 联合创始人兼 CEO Sunil Paul 就宣布公司歇业了。

Paul 的痛苦我感同身受。不过我今天想把关注点放在 Brandson 说过的话上,这位白手起家的亿万富翁通常都是对多错少,但他说共享经济不是「赢家通吃」市场是有问题的。如果卖的是模拟类产品,比如包装产品或沙发,或者模拟类服务,比如空中旅行,他的这段话也许没错。可口可乐不会挤掉百事可乐,丰田也消灭不了本田。但在这个网路永远上线的世界里,这一準则越来越站不住脚了。硅谷现在竞争的最后赢家越来越集中到一个垄断寡头上。所以你很难看不出,现在这个行业真正的竞争是在两家最大的公司上面:Uber Vs Lyft。

在对硅谷近 20 年的近距离观察当中,我目睹了产品和市场经历了三个不同的阶段。第一阶段是一个或一群聪明人构思出了一个新的想法、产品、服务或技术。在很短的时间内变得流行起来,部分由于风投界的资助下,导致了一批模仿者的出现。不过这些公司大部分最后都死掉了。等一切尘埃落定,最终只会剩下 2 、 3 个玩家。所以真正的竞争最后是很罕见的。

1998 年, Google 诞生的时候,搜寻还是一个充分竞争的市场,当时的领导者只有一个,Yahoo,这家公司定义了 Web 目录的结构。其他的,像 Infoseek、Lycos 和 Excite 都被抛在身后。所以击败 Yahoo 原有的目录式搜寻的唯一办法是用不同的办法做搜寻。这需要新的、更快的、更简单的搜寻引擎,能够随着 Web 的更新而迅速更新。而且必须超快—输入查询后得出结果的速度越快,别人就越有可能再用你来搜寻东西。对于正在缓慢从拨号网路演进为永远上线的宽频连接的世界来说,这样的行为是很完美的。当然,要想让这一切发生,他们需要建设并拥有自己的基础设施,包括网路、数据中心以及伺服器等。

Google 发展起来后,以其新的演算法为核心的搜寻方法吸引了新的竞争对手—比如 Simpli 、 Dogpile 、 Northern Light 和 Direct Hit 等只是其中一些,不过他们最终都是昙花一现。还有一家叫 Powerset ,后来被微软收购成为了现在微软 Bing 的基础,儘管 Bing 在搜寻引擎马拉松赛中排名第二,但跟第一名的距离很远。

回想起来, Google 的成功源自它诞生的时机很幸运,正好是拨号与宽频时代的交接点。但也与网路的新现实有关:许多服务都是基于演算法的,而拥有自己的基础设施就会成为关键的优势。网路、储存、伺服器这些基础设施使得 Google 可以很低的成本抓取 Web 内容并对结果进行排名。 Google 拿到了更多钱后,又投入到建设更好的基础设施上,然后搜寻又变得越来越快,这个过程中又教育了数亿人群一想搜寻就去上 Google 。而搜寻的人越多, Google 拿到的数据也就越多,进而让它的索寻变得更好、更聪明、更快,最终也会更加个性化。简而言之:随着 Google 变得更大,也会变得更好,反过来又会更得更大。所以, Google 就是赢家通吃。

这个演算法、基础设施和数据的循环是强有力的。通过这种所谓的网路效应,你会看到垄断巨头几乎是一夜间就冒出来了。产品或服务的价值随用户数而上升就是网路效应。乙太网发明者 Bob Metcalfe 称之为 Metcalfe 定律。电话服务、 eBay ,还有 Skype 都是网路效应的很好例子。上 Skype 的人越多,你能联络的人就越多,然后又会吸引更多的人加入。

早期网路的时候,发展会因为网速慢和成本问题而受限—电话连接价格贵,电脑崩溃,浏览器不工作,而智慧手机的出现从根本上改变了这一切。 Facebook,这个有史以来网路效应的主要受益者之一,过去 7 年,随着手机成为我们上网的主要设备,其用户数也从 2000 万发展到了 12 亿。

这还不是 Facebook 在社群网路取得接近垄断地位的唯一方式。过去 10 年,这家公司不断在数据中心上增加投入、招聘更多的工程师,并把它的新闻源变成了一个强大的演算法。我们用得越多, Facebook 得到的数据也会越多,就越能控制我们的注意力。目前该公司在全球已有超过 10 亿的用户。因为这个演算法、基础设施、金钱和数据的循环, Facebook 也是赢家通吃。社群网络排名第二的 Twitter 规模只有它的 1/4 。

现在 Uber 也在打造自己的演算法、基础设施和数据迴圈。我曾经指出过 Google 和 Uber 没有很大的不同。宽频网路是 Google 的太阳神,智慧手机则是 Uber 的。如果说提供即时搜寻结果是 Google 的目标,那 Uber 的目标就是减少你叫到车的时间,或者说你打开 app 、叫车然后让车到达的时间。车到得越快,你就越不会考虑用 Lyft 或 Flywheel 之类的。现在它已经相当快,这可能就是你从来不会考虑 Sidecar 的原因。

Uber 也从 Facebook 学了一手:融很多钱然后用来作为竞争优势。由于 Uber 已经从投资者那里融了大概 120 亿美元,所以就可以渗透到全球各地市场。上路的 Uber 越多,大家就越有可能用它。而它接人越快,我们就越有可能忘记别的交通方式。用户用得越多, Uber 得到的数据也会越多,然后 Uber 就可以进一步对演算法做出调整,优化车队安排和路线。现在你就会明白为什幺 Uber 现在会开始试验送外卖和做快递。曾几何时用豪车接送聚会参加者的 app 现在成为了一家重新塑造一切交通形式的公司。

与此同时, Amazon 已经把线上零售的蛋糕吃得差不多了,别人只能抢那一点麵包屑。而微软至今仍控制着办公生产力业务。 8 年过后智慧手机已走向繁荣, Google 的 Andr

oid 和苹果的 iOS 是两大统治者,甚至晶片业务也还是分为英特尔和其他。公有云市场被两家统治着, Amazon 和微软的 Azure 。排名第三的 Google GCE 只能望其项背。的确也有一些竞争市场,比如行动支付现在是群雄逐鹿,有 Square 、 PayPal 、 Apple Pay 、 Android Pay 、 Samsung Pay 以及 Walmart Pay 等。但要我打赌的话,我敢说这个市场最后也会是只剩 2、3 家在斗。

也许这就是 Sidecar 在共享经济市场成为被淘汰的一员不足为奇的原因。前面已经有 RidePal 和 Leap Transit 之类先倒下了。而在这条再造交通的路上,我们还会看到更多的车抛锚—这毕竟是技术週期的一部分。 Google 、 Facebook,可能也包括 Uber ,就是某个更大的东西的指示器:在我们这个连网的时代里,数据、基础设施还有演算法赋予了公司独特的优势。儘管我很尊重 Brandson ,但这是一个赢家通吃的世界。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网路效应的最终格局:赢家通吃?
网路效应的最终格局:赢家通吃?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