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E懂生活 >刘子千:刘家昌骂髒话是世界冠军 >

刘子千:刘家昌骂髒话是世界冠军

2020-06-19


刘子千:刘家昌骂髒话是世界冠军

即将推出第三张专辑作品《都是爱》的刘子千,继先前以〈唸你〉的搞怪作风闯出名号后,似乎被「酸」上了瘾,最近推出的新曲MV里又搞出「花式翻车」引起网友争相关注,看来刘子千虽然拒绝让老爸刘家昌再下指导棋,但其实已承袭到他的风範,两父子一样「反骨」,唯一的差别是「我爸很会骂髒话!」
▼ 《都是爱》里的花式翻车

 

前年以一首「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因为已锁定你⋯⋯」洗脑了整个台湾乐坛的刘子千,最近带着他自己花了两年埋首创作的新专辑《都是爱》回来了。有别于上一张专辑《感动》是由爸爸刘家昌一手操刀,用「奇特」的操作手法让他莫名大红,这次刘子千却準备靠着自己的实力要来「见真章」。

怕被恶搞? 爸爸「连DEMO都没听到」
刘子千接受本刊专访时,坦言新作品到现在还没给爸爸听过,(连DEMO都没有?是故意的吧!怕爸爸下指导棋吗?)刘子千推说:「也没有刻意不给他听,因为还没有印好,等唱片出来他一定听得到,我个人在做音乐比较彆扭、龟毛了一点,喜欢把作品完整做完后,才给别人听,但我相信他也一定百分百是支持我的。」

其实,刘子千前年以集结爸爸刘家昌的经典作品,推出的《感动》专辑,当初只是无意间翻出了爸爸的旧作,为了讨爸妈欢心,就录了几首打算拿来「彩衣娱亲」,没想到刘家昌听了甚是开心,乐得出资要把它拿出来推出成专辑,当时刘子千对此一提议十分反弹,还闹了好大的一场家庭革命,甚至飞往日本闭关,希望能在短时间内重新创作十首新歌来翻案,一度被解读是「离家出走」,后来是在刘家昌恐吓要断其金援下,他只好乖乖回来当「孝子」配合宣传。

在主打歌曲〈唸你〉推出后,被形容是鸭嗓式的唱腔,以及彷如早期卡拉OK版的MV,果然让他被轰翻,却也让他迅速地受到瞩目,不但在网路上创下四十多万的点阅率,还被封成是「国民嗨歌王」,暴红的程度,让大家都很想知道他是在什幺样的心态下,推出如此「佳作」,也让原本「没脸」出来宣传的他,终于愿意现身出面接受公评,只是面对外界的质疑声浪,他总是以「爸爸开心就好」「这是爸爸要的」来回应,完全不想承认这当初明明就是他自己的「创意」。

反骨会遗传?走在路上互躲对方
只是,〈唸你〉从被轰翻,到后来反向地大受欢迎,刘子千从当初的不以为然,也随着乐在其中,「其实当初爸爸决定要推出这张专辑时,我没有说不要,只有在心里想『怎幺办?跟自己想要的方向不一样⋯⋯』也不敢反抗,只是自己心里会害怕,但现在回过头去看这件事情,我觉得非常独特,在我的人生中是很难得的经验,虽然我们到今天也没搞清楚到底是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哈哈⋯⋯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学习经验,也把我磨练得更坚强。」

从反弹到认定,刘子千甚至不排除可以再来一次,「就像在主流市场做一件很复古的事情,以前也有别人做过,但好像也没这幺有效果,所以这也要特别感谢我的父亲,哈⋯⋯再来一次,我当然希望,如果我父亲愿意的话⋯⋯」

爸爸是鬼才导演刘家昌,妈妈是七○年代的超级玉女巨星甄珍,扛着显赫的家世背景,刘子千其实很反对自己被外界看成是「靠爸族」,甚至外表看似很温驯的他,其实骨子里的性格跟爸爸一样「反骨」。在这次专访与他同行前来的舅舅,是这幺形容刘子千与父母之间的关係:「他们家就像是一山两只虎,一只大虎、一只小虎,他爸爸就是一个很主观的人,只要提出了什幺意见,他就得听,想要改变他的想法是不可能的,但JEREMY(刘子千)也是个不好商量的人,所以两个人就很难(沟通),妈妈对他就是又溺又宠,只要他想要什幺,一定百依百顺,使命达成。」

谈到爸爸刘家昌,刘子千不否认很少会与爸爸联络,就像明明知道爸爸在台湾,这趟回来到现在父子也没碰上面,他推说:「我工作的时候,就不会刻意⋯⋯哈!但我们常躲着对方,有时候远远看到父亲走来,我一定转身往别的方向走,爸爸也是,如果他看到我往他的方向走去,应该也会掉头离开。」

感觉父子两人之间很疏离,刘子千虽然坦白与爸爸有距离,却不觉得自己和爸爸的互动不佳,「其实互动也没有少⋯⋯应该说,互动的时间虽然不常,但每一次的互动过程都很精采。」他也还记得小时候爸爸曾陪他一起打篮球,但对于父亲对他说过印象最深的一句话,他竟然说:「他很爱骂髒话,我觉得他骂髒话是世界上可以拿冠军的,不管气势、或是用的TIMING,都是很精采的,如果有骂髒话的比赛,他一定是NO.1!」(这幺听起来,父子之间最精采的互动,可能是刘子千常常被老爸飙髒话⋯⋯)

我爸是天才?他是限制级的那种人
外界常用「鬼才」「怪咖」形容刘家昌,在刘子千心中,他也认为爸爸就是个天才,和自己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对,他很特别,做的事也都很独特的,天才多多少少都是这样,(会怕跟爸爸讲话吗?)也不会⋯⋯但我这个人⋯⋯可能不够深度吧!就也谈不来⋯⋯就像一般人跟天才聊天,就是他也不了解我们,我们也不了解他们的世界⋯⋯」

刘子千甚至用电影分级,来形容自己跟爸爸的关係,「我跟爸爸之间⋯⋯就他是我的爸爸,我是他的儿子⋯⋯(记者忍不住翻白眼)哈!他也是比较⋯⋯管自己的事情都管得很好,但不是很会教小孩子,比如说电影有分级,他就是比较IIB级上面(香港电影分级:青少年及儿童不宜)、像辅导级、限制级那种等级的人,所以他讲的话在我小时候,很多都听不懂,现在才差不多能比较理解明白。」

他也不否认自己其实一直很想追随着爸爸的脚步,努力当一个很TOP的人:「他是在第二世界大战时出生的,跟家人逃到韩国后,又经历过韩战,所以在我眼中,他是一个很传统的父亲,个性也是比较兇悍的,虽然从小到大,他都没有处罚过我,做错事情,不用看到他,也知道他会不高兴,他也不太会跟我分享,他觉得比较软弱的一些事情,但他就是一个非常伟大的爸爸,尤其成长得愈多,看得愈清楚,我爸一生走过来,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刘子千是甄珍在四十岁的高龄才产下的「贵子」,自然是对他极力呵护,就像这次发新专辑,虽然爸爸无从干涉,但甄珍却是拖着病体,一路陪着他录音,四处帮他张罗音乐以外的事务,还亲自出马跟唱片公司谈版权发行与广告购买,在他的眼中,妈妈跟爸爸有着极大反差:「我妈跟我爸完全相反,就是个很温柔、很照顾家人,两个就是一阴一阳、一黑一白。」

但舅舅也说:「他从小就不是普通的皮,喜欢跟大人唱反调,他妈很疼他、很宠他,还对他提倡什幺「爱的教育」,所以不好教他,只好把他丢到我这儿来了,因为在我这儿才没这回事儿,比如说该上学时,生病了去看了医生吃了药,还是会把他丢去学校,但只要他妈在,他就不去了!」而且在刘子千说自己从来不向父母求救后,舅舅还吐他槽:「他根本什幺事都找他妈,从来不找他爸爸。」

刘子千从小学到大学毕业,几乎都是在美国跟舅舅和表哥一家人一起长大,其实中间他也曾和爸妈一起在上海同住过约两年,但因为中西环境差异太大,让他很不适应,后来又飞回美国念音乐,「可能因为我是独子,会无聊了一点,所以喜欢跟舅舅他们在一起,比较自由、也比较热闹些。」

即便到长大了,他只要一有不顺心的事,也还是会往美国的舅舅家跑,甚至似乎也成了他身为名人之后,不想举止都会受到关注的一种逃避方式,舅舅笑说:「我常常半夜接到他妈的电话,说他搭了几点的飞机过来,要我们去接机,就知道又有状况了!」

盛传是少年楼神 不靠家里养?
刘子千从小就很清楚地知道,爸妈的成就是他们的成就,跟他人生要走的方向并没有太大关係,「但我感觉我是典型的打肿脸充胖子,而且不是我打,是别人帮我打,当然他们都非常支持我,每一个父母,能帮到自己的孩子,都会很愿意付出,但人生的路是要自己走的,我觉得每个人都有他的难处和不同情况,刚好天赐给我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也不会去抱怨,或去有特别的感觉,只努力把自己做到最好,家人应该也是这幺希望。」

走向和爸爸同样的音乐路,刘子千说:「做音乐是一件让人很开心的事情。」所以他只管做音乐,不在乎商业考量,也无心继承刘家昌现在经营十分得手的饭店生意,但刘子千也不讳言:「光靠唱歌会饿死。」从小就想独立、不想靠家里养的他,其实也会想办法用自己的方式去赚钱过生活。

但据记者打听,他其实承袭了爸妈投资理财的生意头脑,早从20岁就开始投资香港股市,当时他拿出40万台币的积蓄,投资龙头股组成的基金,赚了一倍出场,但后来觉得股票太投机,去年开始拿了40万港币(约153万台币)改投资黄金,半年就赚进了10万港币(约38万台币),甚至也有传出他其实是个「少年楼神」,曾在香港靠炒楼炒出了13亿台币的身家,但被妈妈甄珍斥为无稽:「他对钱毫无概念,给他100万都不知道怎幺办,怎幺可能(炒楼)?」

问他本人到底靠什幺养活自己,他竟露出一抹诡谲的笑容说:「这是祕密,不能讲。」故意留给记者一团谜云。

▼更多访问花絮
 



上一篇:
下一篇: